豫金剛石巨虧逾50億調查:失控的“實控人” _ 經濟參考網 _ 新華社《經濟參考報》官方網站
    <span id="xtlvt"></span>

            新華通訊社主管

            首頁 >> 正文

            豫金剛石巨虧逾50億調查:失控的“實控人”
            2020-07-16 作者: 記者 王圣志 李鵬 牛少杰 鄭州報道 來源: 經濟參考報

              2019年業績變臉巨虧逾50億元懸疑未決、近期消息面又無利好支撐的豫金剛石(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7月以來股價連日走高,并于14日“一”字漲停。《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發現,這家金剛石制造業龍頭企業被人為“掏空”的跡象明顯,其業績變臉與公司實際控制人關系密切。

              業內人士表示,近年來上市公司業績“爆雷”事件時有發生,暴露出這些公司長期以來運作不規范、治理結構形同虛設等問題。上市公司是資本市場的基礎,隨著我國上市公司數量穩步增長、類型日漸豐富,應進一步做好上市公司治理工作,補足監管短板,保障投資者合法權益。

            趙乃育 繪

              財務怪象頻出

              記者根據豫金剛石以往年報統計發現,2010年至2018年公司累計實現凈利潤10.61億元。為何豫金剛石一年的虧損額就接近此前九年凈利潤總和的五倍?

              4月4日,豫金剛石發布2019年度業績預告及業績快報修正公告,在資本市場上引發強烈質疑。根據該公告,豫金剛石將2019年業績由盈利8040萬元修改為虧損51.5億元。此后發布的2019年年報則顯示,該公司2019年虧損51.97億元。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研發現,該公司財務亂象頻出,業績變臉事件疑點重重,與董事長郭留希、河南華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華晶”)關系密切。

              一方面,該公司承擔多項擔保違約連帶責任,造成大量預計負債。豫金剛石2019年年報稱,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收入9.55億元,同比下降22.96%,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51.97億元,同比下降5493.97%,主要由于公司針對涉訴情況計提預計負債、部分訴訟形成損失,以及針對應收款項、存貨、固定資產計提資產減值金額較大所致。

              年報顯示,2019年,豫金剛石計提預計負債27.91億元,其中,因“對外提供擔保”計提1.09億元,因“未決訴訟”計提26.82億元。

              另一方面,豫金剛石部分實控人欠債卻由公司埋單。2020年初,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令河南華晶向山西證券支付股票收益權回購價款5.61億元、違約金2237萬元以及自2019年9月3日至回購價款實際支付完畢之日以5.61億元為基數按照日萬分之五計收的違約金,判令河南華晶向原告支付律師代理費102萬元,判令鄭州高新科技企業加速器開發有限公司、郭留希對河南華晶所欠原告的上述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鄭州華晶承擔差額補足責任。年報顯示,豫金剛石全額計提這筆負債共計6.21億元。

              有董事會成員質疑對部分資產計提減值的合理性,懷疑公司資金被人以關聯交易的方式掏空。豫金剛石年報審計機構亞太(集團)會計師事務所對年報出具保留意見,稱無法確定部分資產減值認定的合理性,“無法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以消除我們對管理層關聯方關系識別的疑慮”“無法判斷豫金剛石關聯方關系和關聯交易披露的完整性和準確性,以及這些交易、資金往來可能對豫金剛石2019年度財務報表產生的影響”。

              此外,豫金剛石部分款項疑似流向空殼公司。2018年12月27日,河南農投金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農投金控”)向鄭州華晶出借1.35億元,這筆錢最終流向河南廉之久貿易有限公司。記者通過“企查查”查詢發現,該公司注冊地位于居民區,無任何關聯企業,登記電話與該公司相同的河南企業共179家,其中,包括廉之久貿易公司在內的174家企業參保人數在五人以下。

              公司治理形同虛設

              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財務亂象反映出上市公司治理架構形同虛設的問題,內設機構沒有發揮好應有的決策、監督職能。

              4月3日,深交所向鄭州華晶發出關注函,隨后河南證監局發出警示函、證監會發出立案通知、農投金控向鄭州高新區警方報案,目前僅深交所公布了相關調查結果。

              公開信息顯示,該公司治理形同虛設,重大決策程序不合規,比如發布年報、季報等重大事件,獨董都不能及時獲得相關資料。4月27日,豫金剛石發布2019年年報,時任獨董王莉婷當天發布公告稱不保證報告真實性,原因是“收到年度會議資料較晚(26日)”,27日上午9點還沒有看到審計報告,沒有時間核實相關信息。

              實控人“失控”,上市公司被任意“操控”。公告顯示,截至5月28日鄭州華晶共涉訴訟(含仲裁)51項,涉案金額合計48億多元,部分擔保未經審批,且部分訴訟相關擔保事項未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及相關決策程序審議批準。公司一名董事介紹,在收到法律文書之前不知道有這么多對外擔保和借款,“郭留希辯稱部下每年有融資任務考核,因此有人偽造了他的簽印”。

              外部監管查處不力,化解問題的時機正在流失。受訪投資人和股權質押出資人認為,2018年底豫金剛石已經出現財務異常,有關部門本應適時介入,現在業績“爆雷”事件已過去三個多月,警方尚未立案,證監會調查結果也未公布,只有深交所以“鄭州華晶業績預告、業績快報披露不準確,違規對外提供財務資助”為由,對豫金剛石及其董事長郭留希和總經理劉永奇給予公開譴責處分。

              諸多懸疑未決,公司股價卻一路走高,一位投資人擔心“怕是越高越危險”。

              巨額國資面臨損失

              “財務狀況不見好轉,如果不能及時、妥善化解財務問題,一旦觸發退市,國資將直接或間接遭受巨大損失,損害中小投資者利益。”華福證券(間接出資人)一位負責人說,建議盡快出臺化解方案。

              豫金剛石管理層提供的一份融資清單顯示,公司股權和股權質押融資總金額48多億元,占總股本58.61%,出資人包括湖北宏泰、農投金控、鄭州銀行、興業銀行、浙商銀行等,這些出資人的股東中不少都屬國資。

              產能相對先進的行業龍頭業績“爆雷”,讓市場頗感意外。據了解,世界上90%的人造金剛石產能在中國,而中國的70%以上集中在鄭州華晶等三家企業。其中,鄭州華晶年產寶石級金剛石200多萬克拉,700萬克拉寶石級鉆石項目早在去年一季度已部分投產。

              與此同時,這一事件也暴露出部分上市公司內部治理不完善等問題。業內人士認為,近年來上市公司業績“爆雷”不斷,突顯上市公司提升公司治理能力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在我國金融市場開放力度持續加大的背景下,亟待健全國內資本市場機制,防堵資本市場漏洞,提升監管能力。

              鄭州警方介紹,該事件情況復雜、涉案金額多,目前尚未立案,但已對此高度關注;河南證監局表示,證監會正在調查,暫未掌握調查進度;《經濟參考報》記者多次聯系豫金剛石高層了解情況,截至發稿仍未獲得有效答復。 

            ?

            凡標注來源為“經濟參考報”或“經濟參考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稿件,及電子雜志等數字媒體產品,版權均屬經濟參考報社,未經經濟參考報社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載、播放。獲取授權

            豫金剛石巨虧逾50億調查:失控的“實控人”

            豫金剛石巨虧逾50億調查:失控的“實控人”

            上市公司是資本市場的基礎,隨著我國上市公司數量增長、類型日漸豐富,應進一步做好上市公司治理工作,補足監管短板,保障投資者合法權益。

            ·部分上市房企債務暗存“隱秘的角落”

            國網平邑供電公司強化黨建引領

            國網平邑供電公司強化黨建引領

            國網平邑縣供電公司為確保班組建設得到有效落實,應積極發揮主觀能動性,強化黨建引領,把黨建始終貫穿于整個班組的個體單元活動。

            ·“共和國長子”企業“逆勢增長”解碼

            朋友的母亲-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91试看